洛杉矶的雨小A容容悦

杨德祖,又回来了

高考结束了

这也预示着一件事情

杨修同人《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》

终于要继续更新啦!!!!!!!!!!!!

希望各位可爱的读者不离不弃

要记起我哦

第十二章   即将上线

记得pick我哦~

塞翁失马

我相信今年会是“因祸得福”的一年
祝福我自己
倒数12天

嫉妒心

感觉自己为什么奋斗都不易成功

就算的到了也是勉勉强强

可别人总能轻松得到我想要的

轻松用我的梦想做保底

感觉一点也没有自己的特别之处

高考前都这么心烦意乱吗

七七四十九

我知道自己还不行
可我还是要努力
既然有了希望
就知道自己没那么一无所有

头可断血可流
觉可以不睡
饭可以不吃
学习不能停
还没结束

你弟弟司马子上(檀健次)刚刚演了曹丕

枢木零:

抠出来的师叡糖,尧尧说想演叡叡

花谢的太快

快乐来的又太慢

每年等它绽开

愿吾等韶华仍在

不想说再见

我可能不会再在LOFTER上更文章了
是的
我的文章已经要改的面目全非了
各种字眼不停调换
只告诉我“内含敏感词”
在下折服
我要走了
《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》
等什么时候别那么死板了
我也就回来了
虽然我一直都在
因为没法割舍开
只是想发文,有心无力
等我攻克乃还

麻烦

几次想修改之前发布的文章,可总提示有敏感词
就是文章啊……
无助啊,我要写我的杨德祖

臣有一言,可念可说?

子建公子说:夫街谈巷说,必有可采,击辕之歌有应风雅,匹夫之思,未易轻弃也。

这样,这是他的理解,劝天下有文采做文章的人,坚持写下去,不以闻名于世否,而定成败。

与我?叹过当下有些人文采斐然,辞藻的华丽实属难以模仿学习。每每看到读到,都只能羡慕里带着失落,难过与自己词汇实在贫瘠。

世间多少人提笔写作,清新也好,浪漫也罢,越来越多人陷入了“不文艺不诡异不文采”的怪圈。恕我年轻愚钝,才学浅薄,不懂了。

俯仰于广厦间,天地有常,无形间总能听到微弱的呼声,来自山川间,来自过去时。他们说“尊重”。我知道他们说什么了。

标榜历史,篡改历史,只因有人说历史全是文官编出来的。哇哦,请受在下一拜,当真是忘八端方可说出的话,晚辈惭愧。

不敢说自己懂多少,但不知道的不乱写,一直是我对历史题材创作的原则。跟别人比我确实被拘束在一方天地了,但我快乐,因为这被划了界限的地方写着“正确”二字,我保证我不出错啊。

闹笑话在其次,辱没了历史文化,就是重罪一等。为什么我不否定马伯庸,可能就是那一句“史实留下许多空隙,可以用无数可能性去填满”。

创作上,我愿意做那“水泥”,填补上历史的“缝隙”。我怀着敬畏之心,踏上这条路。